pk10北京赛车开奖直播|pk10赚钱方法
班會網歡迎您!

防溺水安全教育

防溺水安全教育課件ppt下載

[更多下載地址]
  • 課件大小:981.60 KB
  • 課件語言:簡體中文
  • 文件類型:.rar
  • 主題分類:防溺水
  • 更新時間:2013-12-18
  • 所需點數:加載中…
  • 課件分類:班會課件 - 初中
課件星級:課件星級
網友評分:10

同類人氣課件

課件大小:981.60 KB

課件介紹

防溺水安全教育

老當益壯,寧移白首之心;窮且益堅,不墜青云之志。—王勃

世界上總有人拋棄理想,理想卻從來不拋棄任何人。給罪人新生,理想是還魂的仙草;喚浪子回頭,理想是慈愛的母親。 ——流沙河

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 。

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。—孟子

治大國如烹小鮮 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 雞犬之聲相聞,老死不相往來

老子為我們描繪了“無為而治”的理想統治模式:“太上,下知有之,其次親而譽之,其次畏之,其次侮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!悠兮貴其言,功成事遂,百姓皆謂我自然。”它比“親而譽之”的儒家政治高明,更比以“畏之”為特征的法家政治優越,的確是了不得的治國利器和政治智慧。但是,這樣 看起來如此“清心寡欲”的治世理想,在當時雖然并未引起統治者的足夠重視,而當時混沌的世界也的確讓老子心灰意冷一氣之下“拋世界眾生于腦后”,單騎闖關。

而我們的大成至圣先師孔子,無疑在人生仕途上比老子稍稍順利一些,起碼不至于像老子那樣出于無奈也好,出于憤怒也好,一氣之下“悠悠然”離“家”出走。就算孔子的政治抱負沒能如愿在他在世時實現,可畢竟在后世廣泛推崇,并且直接構成了中國人精神氣節的基礎,更何況,被尊稱為大成至圣先師的孔子,在教育領域的成就舉世矚目,不可不謂功成名就,三千弟子七十二賢人,桃李滿天下,在“教育界”叱咤風云,享譽盛名,所以即便是自己的政治抱負沒有馬上實現,也足以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了。

那么,孔子的人生價值是什么?他的理想是什么?

在這種時候,要“興滅國,繼絕世,舉逸民”,真無異于癡人說夢。孔子正是這樣的一位癡人。癡人往往缺乏現實感。他的精神就常常脫逸出現實的背景,沉浸在過去的輝煌中,追尋著萬物逝去的方向。是的,他一生都在追尋,他周游列國,顛顛簸簸,既是在找人,找一個能實施他主張的人,更是在找過去的影子,找東周昔日的文化昌盛。面對這一偉大帝國的文化廢墟,孔子領悟到并承諾了自己的使命,但挽狂瀾于既倒,或知其不可而為之。只不過是一種令人欽佩的悲劇精神罷了,他最終還是失敗了。當他奔波倦極歸來,在一條小河邊飲他那匹汗馬時,他偶爾從平靜的流水中驚見自己斑駁的兩鬢, “甚矣,吾衰矣”!他頓時心涼如水。這衰弱的老人,他的多少雄心都失敗了,多少理想都破滅了,壯志不酬,眺望茫茫無語的宇宙,他心事浩茫。人世渺小,天道無情,青山依舊,哲人其萎。于是,一句意味深長的嘆息便如一絲涼風,吹徹古今:“逝者如斯夫!”

士不可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。仁以為己任,不亦重乎!死而后已,不亦遠乎!

道不行,乘桴桴于海,從我者,其由也!

孔子的仁,不僅僅是指一個人應當具有的人格境界,而且還應該是一個社會政治應當具有的政治理念,是公理,是正義

名不正,則言不順;言不順,則事不成;事不成,則禮樂不興;禮樂不興,則刑罰不中;刑罰不中,則民無所錯(措)手足。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

君使臣以禮,臣事君以忠

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言,非禮勿動

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眾星拱之

“克己復禮為仁。一旦克己復禮,天下歸仁焉

士而懷居,不足以為士矣

君子之于天下也,無適也,無莫也,義之與比

陶淵明:少無適俗韻,性本愛丘山。

李白:長風波浪會有時 直掛云帆濟滄海

颯沓如流星。 十步殺一人。 千里不留行。 事了拂衣去。 深藏身與名。

杜甫:致君堯舜上,再使風俗淳。

蘇軾: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

也無風雨也無晴。所應玩味的是,拄著竹杖,穿著草鞋,本是閑人或隱者的裝束,而馬則是官員和忙人用的,所謂的“行人路上馬蹄忙”。都是行具,故可拿來作比。但竹杖芒鞋雖然輕便,在雨中行路用它,難免不拖泥帶水,焉能與騎馬之快捷相比?玩味詞意,這個“輕”字并非指行走之輕快,分明指心情的輕松,大有“無官一身輕”之意

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馀生

曠達——頓悟——感傷

文天祥: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

譚嗣同:我自橫刀向天笑,去留肝膽兩昆侖!有心殺賊,無力回天。死得其所,快哉快哉!

康廣仁:今八股已廢,人才將輩出,我輩死,中國強矣。

周恩來:為中華崛起而讀書。

理想的陽光

理想的陽光

水一樣透明的身體令人神往 ? 它開始于一本書 一個不經意的眼神 ? 以及一個離奇的故事 那朦朧而未知的起因 ? . ? 積雪消融 天空中飛鳥的鳴叫就不再間斷 ? 山林之外 明朗的春天依然是青春的一種暗示 ? 它以綠色的流向去響應 一種來自人間心靈的感召 ? . ? 理想的陽光 為水和水的身體所反射 ? 而后倒立的感知和身影 就如同一個故事連接著 ? 另一個故事 綿延不絕構成自己的身體和世界

剛剛學會與各國平等交往的“天朝國民”,卻在屈辱中開始了“中國夢”。

鴉片戰爭之前,國人的心目中,只有“天下”,沒有“中國”。外國人眼里的“中國”,在中國人這里是“天朝”;中國人說的“中國”,則或者指天下的地理中心,或者指天朝的政治中心。但無論哪一種,都跟我們現在講的“中國”,不一個意思。

顯然,現代意義上的“中國”,是國際社會之一員;傳統意義上的“天下”,卻是整個世界。天下的產權是天的,治權則屬于天子。天子是“天之元子”,奉天承運,因天的授權而統治天下臣民。這個治權是遍及海內的,叫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”。因此,東方和西方,在理論上都是天子的“王土”;華人和洋人,在理論上也都是天子的“王臣”。既然如此,又哪有什么中國和外國?也只有中央與地方、天朝與番邦。

這就是鴉片戰爭之前中國人的“世界觀”和“中國觀”。甚至就在1840年,道光皇帝有關中英爭端的上諭中,使用的仍然是“剿”、“撫”之類的字眼,可是這種觀念,1840年以后,就被西方列強的炮火炸得粉碎。《南京條約》規定,以后大清與別國公文來往,應該稱為“照會”。我們中國人,竟然是通過簽訂不平等條約,學會跟世界各國平等交往的。然而接下來的卻是屈辱。割地賠款,喪權辱國,這樣的事不能盡數。但有兩件,卻不能不說,一是甲午戰爭(1895),二是巴黎和會(1919)。前者導致了戊戌變法(1898),后者導致了五四運動(1919)。比較而言,巴黎和會給國人的心理刺激,似乎又更大。

中國夢,開始了。怎樣的強國才是強國

鴉片戰爭以后的“中國夢”,主旋律無疑是“強國”。這幾乎是全民的共識。問題是,何為“強大的國家”,我們又怎樣才能“強大”?

值得慶幸的是,國人對此有不俗的認識。據秦暉教授《晚清儒者的“引西救儒”》(2010年6月17日《南方周末》),晚清時期,中國知識界那些明白人,比如徐繼畬、郭嵩燾、薛福成、譚嗣同等,都幾乎一致認為,所謂“強國”,決不僅僅就是船堅炮利、財大氣粗,更重要的,還是政治文明、道德高尚。因為只有政治文明、道德高尚,才配稱為“強國”;也只有政治文明、道德高尚,才能成為“強國”。

他們是中國夢最早的踐行者。但同時,我們也不能不反思。我們要問,為什么這些先行者們,在開始自己“中國夢”的時候,首先想到的就是三皇五帝、湯武孔孟?也只有一個原因──傳統的力量。馬克思早就說過,任何人都不能隨心所欲地創造自己的歷史。一切已死先輩們的傳統,會像夢魘一樣糾纏著活人的頭腦(《路易·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》),晚清的先賢們自然也不例外。

實際上,鴉片戰爭以后的中國夢,是有“底色”的。這個“底色”,就是我們的文化傳統。因此,我們還要來回顧一下,此前的中國人,又曾經有過怎樣的夢想。

帝道、王道、霸道

鴉片戰爭以前,中國人做的是“天下夢”。

天下夢與中國夢,有什么不同?中國夢,想的是“中國怎么樣”;天下夢,想的是“人類怎么樣”。前者是關于“國家”的愿景,后者是關于“社會”的理想。

那么,怎樣的社會最理想?首先是“大同”,其次是“小康”。兩者之間的根本區別,在于“大同”是“天下為公”,“小康”是“天下為家”。表現為權力的交接,政權的交替,前者是“禪讓”,后者是“世襲”。遺憾的是,就連這個理想,也都成為泡影。中國社會不可逆轉地進入了帝國時代。如果說“大同之世”實行的是“帝道”,“小康之世”實行的是“王道”,那么帝國時代實行的就是“霸道”。霸道,就是中央集權,國家專政,君主獨裁。

因此帝國時代中國人想要的,是“治世”,也就是風調雨順、政通人和、國泰民安。誰能幫我們實現這理想?除了老天爺,就是圣君、清官、俠客。最好能有好皇帝,其次有清官也不錯。兩個都沒有,就只能寄希望于俠客,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。如果連俠客也找不到,便只能去讀武俠小說。這其實是越來越沒有指望,難怪譚嗣同他們要痛心疾首了。

這就是傳統社會中國人的天下夢:大同、小康、治世。它們寄托了理想,也表現出無奈。因為誰也看得出來,這三個夢,是每況愈下,一蟹不如一蟹。但這沒辦法。理想不能實現,就只好打折扣。要想“不折不扣”,就只能從這“夢境”中走出來。

于是,1949年以后,中國人的夢,就有了新的版本。

只爭朝夕,世界大同

新版本的主題,仍然是“大同”。

實際上,從國民黨到共產黨,從孫中山到毛澤東,“天下為公”四個字,何曾一日忘懷?只不過,有一個如何實現的問題,也有一個何時實現的問題。1949年后,中國大陸進入和平而統一的時代,毛澤東就覺得應該“只爭朝夕”地做起來了。于是便有了“人民公社”。這個“新生事物”,即便不是按照“大同”模式打造的,恐怕也有它揮之不去的影子。人民公社的樣板,是大寨。在當時的文藝作品中,大寨簡直就是“人間天堂”:牛羊胖乎乎,新房齊嶄嶄;炕上花被窩,囤里糧冒尖。農民能過上這樣的日子,當然“夢里也笑聲甜”。因此我猜想,當毛澤東吟誦著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煙”,或者大筆一揮寫下“人民公社好”時,他眼前浮現的,便正是“大同之世”的美好圖景。

然而我們不能說,毛澤東心目中的“大同”,就是儒家那個“理想社會”。人民公社的原則和構架,恐怕更多地來自墨家。墨家也是向往“大同之世”的。在墨家眼里,那是一個“兼愛”而“尚同”的社會。它的分配原則,是自食其力,按勞取酬;它的人事制度,是各盡所能,機會均等;它的人際關系,是相親相愛,互利互助。這,就是“兼愛”。

不是東風壓倒西風,便是西風壓倒東風 法家那一套,既適用于 “強國”,又適用于“階級斗爭”。

奇怪的是毛澤東自己并不這么說。他的說法,是“馬克思加秦始皇”。

所謂“馬克思加秦始皇”,就是“社會主義加法家路線”。這就又與晚清諸人迥異。他們的主張,可是“孔夫子加華盛頓”,即“資本主義加儒家理想”。

法家是主張強國的,而且能夠強國。當年秦國的崛起,就是證明。實際上法家的那一套,確實管用。它對內有利于鞏固政權,對外有利于國際競爭。這就很能打動毛澤東。因為毛澤東的“中國夢”,包含著兩個內容──天下為公的“大同夢”,富國強兵的“強國夢”。前者考慮的是社會的命運,后者考慮的是國家的前途。這兩個問題,都是他要考慮的。他不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者,不會只考慮“中國怎么樣”。他也不是空想的社會主義者,因此又必須考慮“中國怎么樣”。中國必須怎么樣?強大。誰能讓我們強大?儒家能嗎?墨家能嗎?道家能嗎?不能。誰能?法家。

何況法家的哲學,還是“斗爭的哲學”。法家講的斗爭,還是水火不容、你死我活的,不是東風壓倒西風,便是西風壓倒東風。這很符合毛澤東的思想,也很對他的脾氣。他,可是認為與天、與地、與人斗,“其樂無窮”的。更重要的是,這種哲學能夠為“階級斗爭”的綱領服務。毛澤東的這些想法,在所謂“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”中,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現。結果,則如眾所周知,強國夢沒有實現,國民經濟反而到了崩潰的邊緣;大同夢也沒有實現,反倒是“黨、國家和人民遭到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和損失”

人民公社破產了,文化革命失敗了。留下的,是一堆問題。雖然我們“不以成敗論英雄”,但其中的教訓,難道不該反思嗎?

一個夢想,各自表述 沒有個人,沒有個人的權利和自由,就沒有共產主義。

馬恩卻是重視個人權利和個體自由的。在《德意志意識形態》中,馬克思和恩格斯宣稱,任何人類歷史的第一前提,就是“有生命的個人的存在”。在《共產黨宣言》里,他們更是把共產主義社會界定為一個“聯合體”。在那里,每個人的自由發展,是一切人自由發展的條件。也就是說,沒有個人,沒有個人的權利和自由,就沒有共產主義。

由此可見,取消個人權利,限制個體自由,決非馬克思主義,只能是法家的主張。

前面說過,從晚清的有識之士,到后來的革命黨人,都認為美國的制度最好,英國次之,日本又再次。因為美國的制度,最接近“大同”。但不知是否有人想過,美國,恰恰最“個人主義”。沒有所謂“個人主義”,就沒有《獨立宣言》,也不會有《聯邦憲法》,更不會有“美利堅合眾國”。個人,是可以忽略的嗎?

幸虧還有道家。

道家也講“大同”,但與儒墨兩家有別。

道家的“大同”,卻是不要領導,或形同虛設。人民自由自在,無拘無束,想干嘛干嘛,愛怎么過就怎么過。用莊子的話說,就是“上如標枝,民如野鹿”(《莊子·天地》)。看來,同樣是“大同”,道家是“個人主義”的。

沒有個人,就沒有人民 能夠選擇,敢于選擇,就是成功。

改革開放頭十年,膽子最大,步子最快,思想最解放,成就最顯著,以至于全國人民爭相學習仿效的地方,就是最先穿喇叭褲的地方。

我們知道,它的名字,叫廣東。

這應該歸功于廣東對個人權利和個體自由,給予了最大限度的尊重。直到現在,廣東也仍然是輿論最新銳、環境最寬松的地方。這才有了深化改革、擴大開放的“廣東經驗”,有了關注民生、自由言說的“南方視角”。事實證明,尊重公民權利,保護個性自由,不是離“大同”更遠,而是離“大同”更近。君子和而不同。沒有了個體的差異,就不可能有“和諧”,還說什么“大同”呢?

實際上,改革開放帶來的一個重大變化,就是公民獲得了越來越多選擇的自由。農民可以進城打工,工人可以下海經商,大學生可以自主擇業,所有人都可以跳槽。當然,這些選擇,未必都成功,也未必都主動。但能夠選擇,敢于選擇,就是成功。

更何況,無論五四以后“我的婚姻我做主”,還是現在“我的職業我做主”,體現的都是這樣一個原則:我是公民,是獨立的個人。我的權利我主張,我的事情我做主!

這是何等偉大的解放啊!

其實不過“同一首歌” 社會進步、國家富強和個人幸福,是當代中國人的中國夢。

與此同時,中國夢,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。

最根本的變化,是我們不但可以有國家的夢想,也可以有個人的夢想。

毫無疑問,中國必須走自己的路,也只能走自己的路。這就既要植根于我們的傳統,又要跟得上世界的潮流。事實上,人類有共同的追求,也有共同的價值,比如真善美,比如生命權、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。一旦認識這些價值,我們就會發現,曾經被“各自表述”的“天下夢”,其實不過“同一首歌”;而看似矛盾的儒墨道法,其實不難取長補短,為我所用。關鍵是,強國夢和幸福夢,融為一體了嗎?

這就只能靠我們共同努力了。實際上,中國道路從來就不是一個理論問題,而是實踐問題。實現“中國夢”,既要追求,又要反思,更要實踐。只要有越來越多的踐行者,只要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這個行列,我們就總有一天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──社會進步、國家富強和個人幸福。

也許,這就是當代中國人的中國夢。

這個夢可以實現。

這個夢應該實現。

在這個普通的日子,我們共同為我們的國家發愿暢想。我們共同默禱:我有一個中國夢。中國夢,承載著中國最基本的價值觀,最核心的文明觀,承載著中國精神。更民主更法治,更社會主義更市場經濟,更富裕生活更平等權利。人人都可以。人人有機會。中國要成為一個偉大國家,就需要中國人人人都是夢想家,就需要擺脫一個個噩夢,刷新一個個舊夢,展開一個個美夢。夢想照耀現實,現實滋養夢想。中國夢發祥于夢想家的夢想,成就于踐行者的踐行。中國夢提升著中國,中國夢也將感召世界。我們衷心祝愿每一個人都能實現自己的中國夢!

下載地址:

相關內容

    無相關信息

共有條評論

發布

推薦內容

熱門點擊

最近更新

pk10北京赛车开奖直播